苏宁终于做减法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无论是文娱圈、体育圈,还是电竞圈,苏宁在这几年都频频布局,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近日,苏宁在股权层面的巨变,引发众多行业的关注。这家曾在零售、电商、地产等行业纵横驰骋的巨头,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引入了国资背景的新新零售基金二期。

88亿投资落定后,张近东虽保住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但苏宁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的状态。

与此同时,苏宁将重新聚焦零售主业,对八大产业板块中,不在零售赛道、脱离商品和用户的业务,进行大胆瘦身。其中,距离零售业务较远的苏宁体育和苏宁文创两大板块可能首当其冲。

遥想当年,苏宁大手笔买入足球俱乐部、英超和中超视频版权,大力发展PPTV视频网站、龙珠直播、LPL电竞战队等……按照最新的发展规划,这些业务多少有些前途未卜。

从2018年开始,国资成功拯救民企于危难中的案例并不鲜见。

最为知名的案例,要数2020年合肥国资组盘,向蔚来中国投资112.6亿,一年多时间后,估值上涨了20多倍。合肥国资的“重金押宝”,也成为了政府招商引资领域的一段佳话。

那么,江苏国资与苏宁的结合,是否也能像合肥国资支持蔚来汽车一样,先共患难,再共富贵?

江苏国资可能是苏宁最后的屏障

去年10月中旬,江苏苏宁2比1击败广州恒大,夺得了球队历史上第一个中超联赛的冠军,风光无两。一时间,球迷都以为江苏队的黄金时代要来了。

但两个多月后,江苏足球俱乐部通过官微发布了解散公告,即日起,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球队的解散,只是苏宁困局中的一个缩影。直到江苏国资出手,苏宁才刚刚稳定住局面。

在江苏国资之前,苏宁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深圳国资。

毕竟,苏宁最新一轮改革的重点成果,云网万店总部就设立在深圳。或许是看重深圳电商资源的便利性,苏宁用云网万店对苏宁易购进行了重组,形成电商服务、供应链,以及配套的研发和相关运营为一体的平台。

这个平台2020年双11才成立,但刚成立19天就拿到了领投,深圳市罗湖引导基金和商汤等机构参与的60亿投资,估值250亿。由此可见,深圳国资对这轮电商和消费企业,尤其对苏宁的重视。如果不出意外,深圳可能会发展成为苏宁在全国的第二大总部。

今年2月,拥有政府背景的深国际以及深圳市委旗下的鲲鹏资本曾提出,入股苏宁,以148亿价格获得苏宁23%的股权。但最终还是退出了交易。

关于深圳国资退出的原因,众说纷纭。

一种说法是,深国际主要看中苏宁的物流资产,毕竟深国际的主营业务就是物流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但调研后发现,苏宁物流资产未达预期;也有说法是,深国资公告入股苏宁后,苏宁股价不断下跌,如果继续接盘,有国有资产流失之嫌。

刨除深国资之后,最有可能在此时为苏宁雪中送炭的国资只有江苏国资。

江苏新新零售基金注册成立于5月28日,由江苏省国信集团、江苏交通控股优先公司、江苏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江苏高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四家国有企业出资成立,采取投资苏宁优质资产与优质业务等方式,进一步发挥苏宁现代商贸龙头示范作用。

从基金突击组盘的时间和投资用途来看,江苏新新零售基金都是专门为苏宁而成立的,背后是江苏省人民政府。

作为在江苏成长起来的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苏宁之于南京,相当于阿里之于杭州,腾讯之于深圳,江苏省、南京市始终都还是苏宁背后最强大的后盾。

即便2020年下半年传出苏宁负债1800亿的消息,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华一行还到苏宁总部考察调研,并与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就企业在2020年发展情况以及“十四五”期间规划布局进行了深入沟通。

今年6月初,张近东为资金问题焦头烂额的时候,江苏国资率先以32亿真金白银受让苏宁5.59%的股份。此次88亿的二期资金中,江苏国资还引入了、阿里、小米等战略机构一起为苏宁站台。

仔细看下来,这些机构都是此前与苏宁发生过实际利益关系。比如,华泰证券曾经在2018年拿到来自苏宁和阿里联合投资的69亿;阿里更不用说,2015年就持有苏宁283亿的股票。

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一轮苏宁拿到的88亿元,增信的意味大于增资,国资入股,有助于苏宁提升在银行端的信用实力,环节现金流紧张的困局。

苏宁做减法,八大产业从哪里入手?

从苏宁的财报表现来看,拿钱并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

最近6年,苏宁易购虽然净利润一直为正,但扣非净利润却连年为负。这意味着苏宁的主营业务早就已经不再盈利。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7.11亿元,同比下降1488.82%,其中投资性收益为196亿;2020年扣非净利润为-68亿。

苏宁亏损的原因,无非是花钱的业务太多,而赚钱的业务太少。

2016年,苏宁首次提出,设立零售、地产、金融、文创、投资和体育六大产业板;2018年,再度加码,将六大板块升级为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板块。

苏宁的意图很明显,通过各个板块之间的协同,扩大企业用户规模,实现内生性增长,原理有点类似于乐视此前提出的“生态化反”。

一味地并购和扩大规模,并未带来理想中的结果。

比如,2013年苏宁收购了当时国内头部母婴平台;2017年200亿投资了恒大等,很多投资和并购的资产最后不但没有给苏宁带来协同效应,反而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或者形成包袱。

如果不是去年疫情,苏宁可能还在一边亏损,一边撒钱的路上狂奔。

最近,苏宁也在反思,苏宁易购可能是陷入了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把用户数、规模增长排在首位,其实这个效益可以忽略不计。未来苏宁易购将注重有质量的增长,利润规模达到有机平衡。

今年春节的团拜会上,张近东也表示,下一个10年,苏宁将聚焦零售主业,在业务层面做精做深、做专做强、做好做优。“必须要学会做减法,只要不在零售赛道、脱离商品和用户,都要大胆调整,该砍的砍,该转的转。”

那么,对于拥有八大产业板块的苏宁,如果做减法,应该削减哪些板块呢?

首先,苏宁置业关乎苏宁线下店的选址,而且,作为本身产生正向利润的实体资产,目前张近东已经将持有的苏宁置业65%股权质押给淘宝中国;其次,苏宁物流在整合了之后,由于母公司资金问题,已经逐渐掉队,不过,要建设强大的电商平台,物流是必不可少的一环;而苏宁金服不在苏宁易购并表范围内,而且,2019年完成100亿融资后,投后估值560亿,有独立上市倾向。

因此,置业、金融、物流等板块调整可能性都不是很大,调整可能性比较大的是苏宁体育和苏宁文创。

今年4月,江苏苏宁球队面临刚刚夺冠就解散的命运。根据《中国新闻报》的报道,5年来,为了运营江苏队,苏宁至少投入了50亿资金,包括引进外援和建设国际标准化训练基地。

与此同时,苏宁为国际米兰俱乐部成员发工资的举动更加惹怒了中国球迷。“苏宁筹钱,宁予国米、不予江苏”的言论甚嚣尘上,甚至有体坛KOL要求张近东带着苏宁滚出江苏。

曾经有人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问苏宁,购买一个连续5年亏损的球队,图什么?

连年亏损加上给苏宁品牌带来冲击,国际米兰将是苏宁急需脱手的资产。

此外,苏宁旗下的LPL电竞战队卖身的传闻不断,旗下PPTV赛事版权也逐渐减少。

苏宁到底有没有实力逆风翻盘?

苏宁及时做出调整,新资金到位,苏宁易购一复牌,就迎来连续涨停。目前,苏宁股价为6.1元/股,超越6月中旬的5.59元/股。这说明,市场还是愿意相信苏宁。

但苏宁到底有没有足够的实力挺过这一关?

除了苏宁置业的实体资产之外,苏宁最大的筹码来自品牌和线上。有股民在雪球上评论,这么多年,苏宁没有出过大的质量问题,品牌信任是最大的资产。

确实,毕竟有30年底的积累,即便资金短缺,但苏宁在零售行业积累的商品、供应链能力、服务能力,以及仓促、物流、配送等服务,依然有雄厚的实力。而且,苏宁积极应对迎战困难的同时,线上零售方面确实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比如,2021年一季度苏宁零售云就开了将近600家门店,全国新开门店累计超过9000家;零售云的发展为农村地区从业者带来实实在在收益;截止2020年底,苏宁易购已经在48个城市投入运营67个物流基地。

目前,苏宁易购基于平台上的6亿会员用户,数万家平台商户,数以千计的商品品类以及线下的1万多家零售门店等资源和场景,已经建立了行业完善的大数据系统。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轰轰烈烈的直播带货大潮中,苏宁易购也是重要的供应链。2019年,苏宁易购正式打通快手小店,快手用户在观看直播过程中可直接通过快手小店跳转苏宁易购进行购买。

2020年,苏宁易购打造的明星天团将入驻抖音,开设“超级买手”直播间,为消费者带来超低价商品及优质服务,同时将合力打造重磅直播电商IP。

苏宁易购签约了关晓彤、兴、贾乃亮等一系列明星,进行直播带货合作。贾乃亮更是成为苏宁超级买手直播间的主理人,创下了单场直播带货3.08亿的抖音直播带货记录。

此外,苏宁直播带货还有一大杀手锏“超级秀”晚会,在重要大促节点邀请演艺圈大牌明星,在电视台进行晚会+直播带货合作。今年618期间,苏宁超级秀晚会创下了50亿销售额的记录,双11期间,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联合4大卫视同时举办带货晚会,苏宁成功拿下收视率第一名。

除了线下诸多硬资产之外,苏宁长年坚持的高举高打的营销策略,也让苏宁的品牌深入人心,而在直播带货等新赛道的不断加磅,也给苏宁的重振旗鼓,带来了新的机遇。

在《浪潮之巅》一书中,曾经写到AT&T的案例。这家巨头公司因规模过大而触犯美国反垄断法,于1984年被拆分为AT&T和7家地区性贝尔公司。但这次拆分并未让AT&T伤筋动骨,反而让它在之后躲过了一次经济危机,并再次发展成为世界级巨头公司。

期待苏宁也是修剪过枝枝蔓蔓后,仍为参天大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