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投资】重庆衰落徽军崛起,谁是下一其中国底特律?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随着一家家车企“死走逃亡伤”,曾梦想打造“中国底特律”的重庆汽车城正逐渐失守。

2018年7月,北汽银翔宣布停产。两个月后,位于重庆的长安铃木宣布退出中国市场。资不抵债的不得不卖地求生,至今仍债务缠身,举步维艰,其他在重庆设立工厂的汽车品牌纷纷也削减产能。

中国机械工业团结会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长安福特产能行使率仅为9%,北京现代重庆工厂则早在2018年就有70%的产能处于闲置状态。

重庆汽车业日渐消沉,曾经千亿规模、年产超300万辆的“中国底特律”,仅靠一家扛起大旗,恐难以为继。

相比之下,被戏称为“最牛风投契构”的安徽合肥,最先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不停下注。近半年来,坐拥和的合肥“接盘”蔚来、“牵手”民众,把造车“新星”和“老炮儿”都揽入怀中。民众汽车CEO迪斯明确示意,要将安徽打造成中国电动汽车中央。

一个再难实现的“中国底特律”之梦,一座冉冉升起的造车新城,两座相隔千里的都会在时代浪潮中浮沉,见证着中国汽车产业的历史变迁。一场比想象中更推翻的大洗牌,已悄然开启。

从“中国底特律”到“最牛风投契构”

2013年,重庆正式喊出了要成为“中国底特律”的口号,并提出形成“1+8+1000”汽车产业系统的目的,包罗一家龙头车企、8个在中国排名前十的汽车品牌建成或在建数十万辆产能的生产基地,以及上千家零部件企业。

那时,包罗广州、长春、成都在内的不少都会喊出了打造“中国底特律”的口号,纷纷加大对汽车产业的投资。地处西南的重庆,简直有积淀和实力来匹配这个雄心壮志的目的。

2009年,重庆汽车产量在天下省市中跻身前三,2014年又以260万辆的产量跃居天下第一。今后两年,重庆汽车产量延续保持300万辆以上的高位,成为天下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这是重庆汽车业最风景的时刻。

2015年,长安汽车顺遂提升为“自主一哥”,成为首个年产销量双双突破百万辆的中国品牌,长安福特跻身一线合资阵营。时至今日,重庆仍坐拥长安、、众泰、五菱、等20余家整车制造企业,以及上千家汽车零部件配套商。

但数年疾速狂奔之后,重庆汽车制造业迅速衰落。

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遭遇近30年首次负增进,重庆汽车产业首当其冲,昔时总产量下滑35.89%至172.64万辆,远高于天下3.8%的平均跌幅,2019年产量继续下滑至138.3万辆。

重庆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重庆市规模以上工业增添值比上年增进6.2%,在九大支柱产业中汽车业是唯一泛起下降的产业,降幅为4.1%。换句话说,汽车业已经成为重庆支柱产业中“拖后腿”的角色。

当重庆的“底特律之梦”遭遇重挫,另一位“赌徒”合肥再次将未来押注于汽车业。

今年2月25日,合肥通过微博宣布将打造以合肥为中央的中国总部运营系统,蔚来汽车中国总部项目设计融资超百亿元。两个月后,蔚来汽车与合肥经济手艺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杀青正式协议。

资源市场整体趋冷,一度遭遇资金逆境的蔚来汽车幸运地遇到了合肥这位“伯乐”。6月29日,蔚来汽车公布通告称,蔚来(安徽)控股有限公司收到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团体)有限公司等战略投资者的第一期33亿元和第二期15亿元的现金投资。

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后不久,两家两家土生土长的造车“徽军”又与民众加深相助。

5月尾,民众宣布投资将10亿欧元获得江淮汽车50%的股份,并增持江淮民众股份至75%,同时将以不高于87.12亿元的价值成为第一大股东,占总股本的26.47%。这两宗生意中,民众在合肥的总投资额跨越160亿元。

左“蔚来”右“民众”,让合肥被戏称为“最牛的风险投资机构”。有人谈论称,从 “赌” 到押注新能源,合肥每一次都能押注乐成。

“再也不能躺着赚钱了”

“重庆汽车城的祛除着实是传统车的祛除。”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二线自主品牌的(销量)低迷是焦点缘故原由,且重庆汽车城是以招商引资为主,并没有特殊政策支持。

聚焦到详细车企,更能窥见重庆汽车产业的兴衰。

重庆汽车产业最初是由长安汽车牵头生长壮大起来的。进入21世纪,长安汽车自主板块大肆进军乘用车市场,动员一批重庆摩托车民营企业转型造车,代表企业包罗力帆、小康、银翔、鑫源等。

2003年,力帆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80%的股份,更名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开启造车之路。2007年,东方鑫源与配合组建了华晨鑫源重庆汽车有限公司,生产一度着名的金杯面包车。2010年,靠摩托车起身的重庆银翔与北汽团体确立合资公司北汽银翔,主要面向10万级SUV和MPV市场。

为了尽快攻占市场,这些车企大多瞄准中低端市场。

“重庆车企虽然不少,但除了长安汽车以外,主流车企并不多。”一位自主品牌内部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重庆汽车业整体出现出“大而不强”的事态,也不具备太多焦点手艺,早期依附市场盈利还能抢占份额,但现在靠性价比打市场的时代已经已往,它们“再也不能躺着赚钱了”。

乘联会数据显示,较2017年的峰值,2020年上半年8万元以下乘用车市场零售量下降了63%,远高于总体市场33%的降幅。这对于二线自主品牌来说,意味着产能行使率下降和经销商亏损剧增,最终导致产销系统崩盘。力帆和北汽银翔经销商相继维权,就是外围自主品牌溃败的缩影。

重庆在一份官件中称,该市制造业创新存在能力不强、研发投入不足、产物档次不高及焦点竞争力不强等特点。重庆市经信委副主任居琰曾果然示意,“若是汽车产业再不钻营转型,未来我们面临的不仅是支柱产业能否支持得住的问题,背后尚有几十万人的就业问题,结果不能想象。”

和重庆相比,安徽造车的家底并不丰盛。

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安徽省整年汽车产量为92.1万辆,远低于重庆的138.3万辆,仅占天下市场3.6%的份额。安徽最主要汽车品牌奇瑞和江淮,近年来生长并不尽如人意。

在这种情形下,安徽选择押注新能源汽车领域。2019年,安徽省新能源汽车产销到达12万辆,占天下10%的市场份额。合肥市政府门户网站显示,智能网联汽车是合肥的主要产业之一,未来会突出创新和智造理念,以新能源化、智能网联化为焦点生长偏向。

“智能电动汽车是国家战略新兴产业,也是安徽、合肥正在举行战略结构的主要产业。”崔东树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安徽省汽车行业急需产业转变,单靠自身实力单打独斗很难体现效果。因此,合肥政府才会以“超通例的巨额投入”,为合肥汽车产业注入新活力。

合肥为了新能源汽车产业疯狂“撒钱”,昔日的“中国底特律”重庆却日渐衰落。两座都会的进退背后,是中国汽车产业新四化转变的缩影。

谁是下一个“底特律”?

一场起身于特斯拉的新能源造车浪潮,正重塑中国汽车制造业的疆土。

2013年,传统汽车中央底特律因欠债跨越180亿美元申请歇业珍爱,成为美国最大的申请歇业珍爱的都会。第二年,第一批特斯拉汽车进入中国,点燃了中国创业者造车的火种。蔚来、小鹏、威马等造车新势力先后确立,成为各地青睐和争取的工具。

江西省继北汽新能源、昌河新能源之后,引入爱驰、绿驰、昶洧、国机智骏等多个新造车项目,累计计划投资额跨越800亿元,预计计划年产能高达150万辆。

自2015年以来,博郡、拜腾先后在江苏省南京市建厂,如皋也牵手了赛麟汽车,知豆汽车、前途汽车、理想汽车等也在江苏设有工厂。南京方面曾示意,要打造成“全省第一、天下前三、全球有影响力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地标”。

浙江省湖州市先后向乐视汽车和游侠汽车项目伸出了橄榄枝,温州相关卖力人曾将引入威马称为“圆了温州30年汽车梦”,小鹏汽车在肇庆落地建厂被称之为肇庆市的“1号工程”。今年3月,河南省政府成为绿驰汽车的新“靠山”。

随着风口退去和资源离场,新造车生死镌汰赛正式拉开帷幕。

6月29日晚,拜腾汽车CEO戴雷宣布7月1日起暂停在中国的营业,并在外洋申请歇业,大部门员工留岗值守。这位昔日被寄予厚望的新势力选手,已经难以为继,梦碎造车。同在南京的博郡汽车没能逃走停摆的运气,在履历融资未果、员工人为停发后,其首创人黄希鸣声称要“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再创业。

前员工举报赛麟汽车一案也在克日迎来“实锤”。如皋经济手艺开发区管委会公布转达称,发现赛麟汽车CEO王晓麟等人涉嫌挪用江苏赛麟巨额资金,公安机关业已受理并正对相关职员涉嫌犯罪的行为依法开展侦查。

造车新势力大溃败背后,也是地方造车的梦碎时刻。

美团CEO王兴以为,新造车企业未来将只能活3家,他展望将是蔚来、理想和小鹏。蔚来董事长兼CEO也断言,未来只会存活两三家新造车企业,而蔚来不会死。

昔日的传统车企巨头成就了底特律,为数不多的握有底牌的新造车企业背后,能否降生下一个“中国底特律”?